志愿军特等功臣回忆:巧诱敌,跳尸堆,七勇士激战釜谷里

国内新闻 阅读(1438)

作者小川

郑琦,黑龙江省黑龙江省人。他于1932年出生,于1950年10月加入志愿者队,并担任第36军第7军的职员。在山谷之战的第三场战斗中,即使是教官和公司指挥官先后牺牲,他们也主动指挥。由于只剩下七名同志,他组织了四名党员开团体会议并宣誓。在七大勇士的领导下,激烈的战斗直到胜利。战争结束后,荣精简被授予“中学战斗英雄”称号。

郑琦

1950年12月20日,志愿军第39军,第16师,第3,4,7团接受战斗任务:突破临津河。团长决定我们连续七家公司,我是一名职员。 1951年1月3日黎明时分,他抵达釜山东北部。他听到汽车在西南方向走了两公里的声音,模糊地看到灯光闪烁,部队立即停止前进。在侦察之后,它是英国陆军第29旅的皇家复活小组。敌人是一个团。我们的军队使用三个营,三个营和七个营进行战斗,战斗到黎明,摧毁了70多个敌人,逮捕了60多名囚犯,并占领了该村南部未知的高地。在战斗中,连指导员张鼎和英雄王凤江牺牲了。公司指挥官连续两次指挥敌人的进攻。当敌人第三次袭击时,化学迫击炮弹落在附近。士兵杨鹤林用他的身体来掩盖指挥官的安全,并被炮弹击毙。这时,连长也受了重伤。我说,“建炎,继续,给我手枪,我会命令你。”公司指挥官说:“同志们,我们必须抓住山!”然后她闭上了眼睛。我站起来喊道:“同志们,听我的命令,我们必须像公司指挥官一样,同时像英雄王凤江一样,保持英雄公司的真实性格,扞卫立场,击退敌人,为同志的牺牲报仇!

这条小沟子以一种隐藏的方式向后爬行,发现棉花外套被打了五六个洞。这时,当地只有七位同志。我立即组织了四名党员开了一个小组会议。党员们发誓:与毛主席的地位,荣耀共存,为祖国人民的荣耀,为同志们的牺牲报仇!我们从殉道者手中接过烈士。发现的干粮被分发给伤员。受伤的人说:“我们还没完成任务,就让你吃饭!”战士被一只手打断,挣扎着从山脚下弹药。每个人都感动得热泪盈眶。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一支敌军步兵营从高阳向我们开放。部分敌人前往村里抢车,准备走路逃跑;它的一部分被分成两列来攻击我的位置。敌人拿着刺刀向山脚射击。山上的杨树被切断,火山口彼此相邻。我们用火山口盖住自己。山上没有干净的冰雪。在手部受伤的情况下,李家福坚决将三把坏机枪配成一把好机枪并继续射击敌人。敌人冲了上去,50米,40米,30米.战士杨占山和爆炸者史鸿祥拉了一个鼓鼓,投在敌人群上。当敌人离我40多米远时,我的子弹被照亮了。当最后一枚手榴弹被扔出去时,我受了伤,血液流了出来。可以用于伤员的衬衫已经消失(对于伤病员而言)。

在危急的情况下,我吹了电。在敌人听到雄伟的号角后,他们立即逃离。我们追求胜利,敌人撤退。这时,整个团的军团吹响了冲锋,部队发动了一般攻击并击败了敌人。该团团长赞扬并说:“你的七个战士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为祖国人民取得了新的成就!”第二天,我们的军队成功地恢复了首尔。

《志愿军老兵回忆录》

特别声明:本文由网易上传并由媒体平台“网易”作者发表,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进

跟进

0

参与

2

阅读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结束后,300个城市的销售收入被释放,房屋奴隶流下眼泪。

返回网易主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作者小川

郑琦,黑龙江省黑龙江省人。他于1932年出生,于1950年10月加入志愿者队,并担任第36军第7军的职员。在山谷之战的第三场战斗中,即使是教官和公司指挥官先后牺牲,他们也主动指挥。由于只剩下七名同志,他组织了四名党员开团体会议并宣誓。在七大勇士的领导下,激烈的战斗直到胜利。战争结束后,荣精简被授予“中学战斗英雄”称号。

郑琦

1950年12月20日,志愿军第39军,第16师,第3,4,7团接受战斗任务:突破临津河。团长决定我们连续七家公司,我是一名职员。 1951年1月3日黎明时分,他抵达釜山东北部。他听到汽车在西南方向走了两公里的声音,模糊地看到灯光闪烁,部队立即停止前进。在侦察之后,它是英国陆军第29旅的皇家复活小组。敌人是一个团。我们的军队使用三个营,三个营和七个营进行战斗,战斗到黎明,摧毁了70多个敌人,逮捕了60多名囚犯,并占领了该村南部未知的高地。在战斗中,连指导员张鼎和英雄王凤江牺牲了。公司指挥官连续两次指挥敌人的进攻。当敌人第三次袭击时,化学迫击炮弹落在附近。士兵杨鹤林用他的身体来掩盖指挥官的安全,并被炮弹击毙。这时,连长也受了重伤。我说,“建炎,继续,给我手枪,我会命令你。”公司指挥官说:“同志们,我们必须抓住山!”然后她闭上了眼睛。我站起来喊道:“同志们,听我的命令,我们必须像公司指挥官一样,同时像英雄王凤江一样,保持英雄公司的真实性格,扞卫立场,击退敌人,为同志的牺牲报仇!

这条小沟子以一种隐藏的方式向后爬行,发现棉花外套被打了五六个洞。这时,当地只有七位同志。我立即组织了四名党员开了一个小组会议。党员们发誓:与毛主席的地位,荣耀共存,为祖国人民的荣耀,为同志们的牺牲报仇!我们从殉道者手中接过烈士。发现的干粮被分发给伤员。受伤的人说:“我们还没完成任务,就让你吃饭!”战士被一只手打断,挣扎着从山脚下弹药。每个人都感动得热泪盈眶。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一支敌军步兵营从高阳向我们开放。部分敌人前往村里抢车,准备走路逃跑;它的一部分被分成两列来攻击我的位置。敌人拿着刺刀向山脚射击。山上的杨树被切断,火山口彼此相邻。我们用火山口盖住自己。山上没有干净的冰雪。在手部受伤的情况下,李家福坚决将三把坏机枪配成一把好机枪并继续射击敌人。敌人冲了上去,50米,40米,30米.战士杨占山和爆炸者史鸿祥拉了一个鼓鼓,投在敌人群上。当敌人离我40多米远时,我的子弹被照亮了。当最后一枚手榴弹被扔出去时,我受了伤,血液流了出来。可以用于伤员的衬衫已经消失(对于伤病员而言)。

在危急的情况下,我吹了电。在敌人听到雄伟的号角后,他们立即逃离。我们追求胜利,敌人撤退。这时,整个团的军团吹响了冲锋,部队发动了一般攻击并击败了敌人。该团团长赞扬并说:“你的七个战士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为祖国人民取得了新的成就!”第二天,我们的军队成功地恢复了首尔。

《志愿军老兵回忆录》

作者小川

郑琦,黑龙江省黑龙江省人。他于1932年出生,于1950年10月加入志愿者队,并担任第36军第7军的职员。在山谷之战的第三场战斗中,即使是教官和公司指挥官先后牺牲,他们也主动指挥。由于只剩下七名同志,他组织了四名党员开团体会议并宣誓。在七大勇士的领导下,激烈的战斗直到胜利。战争结束后,荣精简被授予“中学战斗英雄”称号。

郑琦

1950年12月20日,志愿军第39军,第16师,第3,4,7团接受战斗任务:突破临津河。团长决定我们连续七家公司,我是一名职员。 1951年1月3日黎明时分,他抵达釜山东北部。他听到汽车在西南方向走了两公里的声音,模糊地看到灯光闪烁,部队立即停止前进。在侦察之后,它是英国陆军第29旅的皇家复活小组。敌人是一个团。我们的军队使用三个营,三个营和七个营进行战斗,战斗到黎明,摧毁了70多个敌人,逮捕了60多名囚犯,并占领了该村南部未知的高地。在战斗中,连指导员张鼎和英雄王凤江牺牲了。公司指挥官连续两次指挥敌人的进攻。当敌人第三次袭击时,化学迫击炮弹落在附近。士兵杨鹤林用他的身体来掩盖指挥官的安全,并被炮弹击毙。这时,连长也受了重伤。我说,“建炎,继续,给我手枪,我会命令你。”公司指挥官说:“同志们,我们必须抓住山!”然后她闭上了眼睛。我站起来喊道:“同志们,听我的命令,我们必须像公司指挥官一样,同时像英雄王凤江一样,保持英雄公司的真实性格,扞卫立场,击退敌人,为同志的牺牲报仇!

这条小沟子以一种隐藏的方式向后爬行,发现棉花外套被打了五六个洞。这时,当地只有七位同志。我立即组织了四名党员开了一个小组会议。党员们发誓:与毛主席的地位,荣耀共存,为祖国人民的荣耀,为同志们的牺牲报仇!我们从殉道者手中接过烈士。发现的干粮被分发给伤员。受伤的人说:“我们还没完成任务,就让你吃饭!”战士被一只手打断,挣扎着从山脚下弹药。每个人都感动得热泪盈眶。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一支敌军步兵营从高阳向我们开放。部分敌人前往村里抢车,准备走路逃跑;它的一部分被分成两列来攻击我的位置。敌人拿着刺刀向山脚射击。山上的杨树被切断,火山口彼此相邻。我们用火山口盖住自己。山上没有干净的冰雪。在手部受伤的情况下,李家福坚决将三把坏机枪配成一把好机枪并继续射击敌人。敌人冲了上去,50米,40米,30米.战士杨占山和爆炸者史鸿祥拉了一个鼓鼓,投在敌人群上。当敌人离我40多米远时,我的子弹被照亮了。当最后一枚手榴弹被扔出去时,我受了伤,血液流了出来。可以用于伤员的衬衫已经消失(对于伤病员而言)。

在危急的情况下,我吹了电。在敌人听到雄伟的号角后,他们立即逃离。我们追求胜利,敌人撤退。这时,整个团的军团吹响了冲锋,部队发动了一般攻击并击败了敌人。该团团长赞扬并说:“你的七个战士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为祖国人民取得了新的成就!”第二天,我们的军队成功地恢复了首尔。

《志愿军老兵回忆录》

特别声明:本文由网易上传并由媒体平台“网易”作者发表,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进

跟进

0

参与

2

阅读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结束后,300个城市的销售收入被释放,房屋奴隶流下眼泪。

返回网易主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作者小川

郑琦,黑龙江省人。他出生于1932年,1950年10月加入志愿者队伍,担任第三十六军第七军书记员。在山谷之战的第三场战役中,连指导员和连长也相继牺牲,他们主动指挥。只剩下七个同志了,他组织了四个党员开了一个小组会议,宣誓了。在七勇士的领导下,激烈的战斗直到胜利。战后,荣利特被授予“第二战斗英雄”称号。

0×251C

郑琦

1950年12月20日,志愿军第39军第16师第3、4、7团接到攻破临津河的战斗任务。团长认为我们是连续七个连,而我是一个职员。1951年1月3日黎明时分,他来到釜山东北部。他听到西南方向大约两公里处传来汽车的声音,隐约看见灯光闪烁,部队立即停止前进。经过侦察,这是英国陆军第29旅的皇家复活队。敌人是一个团。我军以三营、三营、七营作战,战斗到天亮,击溃敌人70余人,逮捕俘虏60余人,占领了村南未知的高地。在战斗中,连指导员张定和英雄王凤江都牺牲了。连长连续两次指挥敌人进攻。当敌人第三次进攻时,一枚化学迫击炮弹落在附近。杨鹤林士兵用自己的身体掩护连长的安全,被炮弹击毙。这时,连长也受了重伤。我说:“简言,继续,把手枪给我,我来指挥你。”连长说:“同志们,我们必须守住山!”然后她闭上眼睛。我站起来高喊:“同志们,听我的指挥,我们一定要像连长一样,像英雄王凤江一样,同时,要保持英雄连队的真实品格,保卫阵地,击退敌人,为同志们的牺牲报仇!

0×251d

这条小沟子以一种隐藏的方式向后爬行,发现棉花外套被打了五六个洞。这时,当地只有七位同志。我立即组织了四名党员开了一个小组会议。党员们发誓:与毛主席的地位,荣耀共存,为祖国人民的荣耀,为同志们的牺牲报仇!我们从殉道者手中接过烈士。发现的干粮被分发给伤员。受伤的人说:“我们还没完成任务,就让你吃饭!”战士被一只手打断,挣扎着从山脚下弹药。每个人都感动得热泪盈眶。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一支敌军步兵营从高阳向我们开放。部分敌人前往村里抢车,准备走路逃跑;它的一部分被分成两列来攻击我的位置。敌人拿着刺刀向山脚射击。山上的杨树被切断,火山口彼此相邻。我们用火山口盖住自己。山上没有干净的冰雪。在手部受伤的情况下,李家福坚决将三把坏机枪配成一把好机枪并继续射击敌人。敌人冲了上去,50米,40米,30米.战士杨占山和爆炸者史鸿祥拉了一个鼓鼓,投在敌人群上。当敌人离我40多米远时,我的子弹被照亮了。当最后一枚手榴弹被扔出去时,我受了伤,血液流了出来。可以用于伤员的衬衫已经消失(对于伤病员而言)。

在危急的情况下,我吹了电。在敌人听到雄伟的号角后,他们立即逃离。我们追求胜利,敌人撤退。这时,整个团的军团吹响了冲锋,部队发动了一般攻击并击败了敌人。该团团长赞扬并说:“你的七个战士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为祖国人民取得了新的成就!”第二天,我们的军队成功地恢复了首尔。

《志愿军老兵回忆录》

作者小川

郑琦,黑龙江省黑龙江省人。他于1932年出生,于1950年10月加入志愿者队,并担任第36军第7军的职员。在山谷之战的第三场战斗中,即使是教官和公司指挥官先后牺牲,他们也主动指挥。由于只剩下七名同志,他组织了四名党员开团体会议并宣誓。在七大勇士的领导下,激烈的战斗直到胜利。战争结束后,荣精简被授予“中学战斗英雄”称号。

郑琦

1950年12月20日,志愿军第39军,第16师,第3,4,7团接受战斗任务:突破临津河。团长决定我们连续七家公司,我是一名职员。 1951年1月3日黎明时分,他抵达釜山东北部。他听到汽车在西南方向走了两公里的声音,模糊地看到灯光闪烁,部队立即停止前进。在侦察之后,它是英国陆军第29旅的皇家复活小组。敌人是一个团。我们的军队使用三个营,三个营和七个营进行战斗,战斗到黎明,摧毁了70多个敌人,逮捕了60多名囚犯,并占领了该村南部未知的高地。在战斗中,连指导员张鼎和英雄王凤江牺牲了。公司指挥官连续两次指挥敌人的进攻。当敌人第三次袭击时,化学迫击炮弹落在附近。士兵杨鹤林用他的身体来掩盖指挥官的安全,并被炮弹击毙。这时,连长也受了重伤。我说,“建炎,继续,给我手枪,我会命令你。”公司指挥官说:“同志们,我们必须抓住山!”然后她闭上了眼睛。我站起来喊道:“同志们,听我的命令,我们必须像公司指挥官一样,同时像英雄王凤江一样,保持英雄公司的真实性格,扞卫立场,击退敌人,为同志的牺牲报仇!

这条小沟子以一种隐藏的方式向后爬行,发现棉花外套被打了五六个洞。这时,当地只有七位同志。我立即组织了四名党员开了一个小组会议。党员们发誓:与毛主席的地位,荣耀共存,为祖国人民的荣耀,为同志们的牺牲报仇!我们从殉道者手中接过烈士。发现的干粮被分发给伤员。受伤的人说:“我们还没完成任务,就让你吃饭!”战士被一只手打断,挣扎着从山脚下弹药。每个人都感动得热泪盈眶。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一支敌军步兵营从高阳向我们开放。部分敌人前往村里抢车,准备走路逃跑;它的一部分被分成两列来攻击我的位置。敌人拿着刺刀向山脚射击。山上的杨树被切断,火山口彼此相邻。我们用火山口盖住自己。山上没有干净的冰雪。在手部受伤的情况下,李家福坚决将三把坏机枪配成一把好机枪并继续射击敌人。敌人冲了上去,50米,40米,30米.战士杨占山和爆炸者史鸿祥拉了一个鼓鼓,投在敌人群上。当敌人离我40多米远时,我的子弹被照亮了。当最后一枚手榴弹被扔出去时,我受了伤,血液流了出来。可以用于伤员的衬衫已经消失(对于伤病员而言)。

在危急的情况下,我吹了电。在敌人听到雄伟的号角后,他们立即逃离。我们追求胜利,敌人撤退。这时,整个团的军团吹响了冲锋,部队发动了一般攻击并击败了敌人。该团团长赞扬并说:“你的七个战士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为祖国人民取得了新的成就!”第二天,我们的军队成功地恢复了首尔。

《志愿军老兵回忆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