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10亿!又有券商深陷资管违约风波

国内新闻 阅读(828)
?

华安证券因拖欠其资产管理计划,向顺德第一大股东江久明起诉债务人,涉案金额共计9.25亿元。法院命令债务人江久明偿还融资本金,利息,违约金及相应的诉讼费用。但是,最终结果出炉后,姜久明没有还清华安证券的债务。最近,该案取得了新进展。

江久明的3000万股将被拍卖

今晚,华安证券发布通知称,该公司最近收到了《合肥铁路运输法院执行裁定书》,并裁定该拍卖人由双威3000万股的执行股东蒋久明执行。

从对等方接收数据时失败截至目前,江久明在顺威持有的1.99亿股中,有1.98亿股处于司法冻结状态。这些股票的司法冻结与质押的股票回购纠纷有关,质押的是华安证券。

默认投资计划

事情应该从2016年开始。2016年8月,华安证券作为“华安财富管理安兴23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的管理人,代表“安兴23”签署了“0x9A8B]和《华安理财安兴23号定向资产管理合同》,姜九明

2016年8月5日,根据回购协议及股票质押式回购的相关业务规则,江久明向华安证券(代表“安兴23”)质押了8.35元人民币,以购买1.53亿股双威股份。亿元,首个交易日为2016年8月5日,回购交易日为2017年8月3日,年回购利率为5.87%;协议规定,江久明应按季度支付利息,每季度每季度20天。在结算日,江久明应在结算日的第二天支付当期利息,并在结算日支付最后的利息。截止日期;逾期将被视为违约,并约定违约责任。此外,回购协议还规定,如果争议协商无法达成协议,公司所在地法院应当通过诉讼解决。

截至2017年6月20日,江九环华安证券(代表“安兴23”)共计支付4343300元,此后未支付利息。2017年8月3日,华安证券根据回购协议约定和委托人的指令,要求淮京回购股份并支付相应的融资本息。但蒋久明未按合同履行义务,构成严重违约。

事实上,2017年6月20日姜九明付息后,尚威股份股价开始暴跌。2017年6月29日上午,顺维股份以17.75元/股的平仓价开盘,但10时30分左右,股价突然遭遇悬崖式跌停。6月30日上午开盘前,顺维股份暂时停牌,这是停牌6个月。在公司发布的《重大事项停牌通知》中,顺维表示,正在筹划购买资产。外商投资方向与塑料制品产业链有关,预计以现金购买。预计成交金额为2亿元至3亿元。2018年1月16日,公司复牌,并连续7日封顶。

随后,顺威股份股价开始遭遇“滑铁卢”,截至今日收盘,顺威股份报收3.31元/股,较2017年6月29日的股价15.98元/股直接跌去了79.3%。

2018年1月19日,华安证券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被告蒋九明违反《华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要求法院判令其清偿本金8.35亿元及利息8948.77万元,加上诉讼费等其他费用,华安证券在该案件中向蒋九明要求清偿的金额高达9.25亿元。此外,华安证券还请求判令其有权对被告蒋九明质押的万股顺威股份股票折价或以拍卖、变卖质押股票所得价款和127.5万元现金分红优先受偿。

为收回融资融券债权,2018年1月,华安证券对蒋九明持有的719万股顺威股份股票进行了强制平仓。平仓股数为719万股,平仓均价为6.89元/股。但是,蒋九明作为顺威股份的大股东,在明知质押股份将被华安证券强行平仓的情况下,未采取任何措施,且未在上述股份被强行平仓卖出的15个交易日前预先披露减持计划,因此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同年7月27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判决书,判令蒋九明偿还融资本金、利息、违约金及相应诉讼费用。蒋九明不服判决,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18年12月26日作出(2018)最高法民终1207号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但是,终审结果出来后,蒋九明方面却一直没有对华安证券的债务作出清偿。今年9月9日晚间,顺威股份公告称,蒋九明一直未履行《华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所确定的义务,合肥铁路运输法院依照规定作出新的裁定,蒋九明所持顺威股份的3000万股股份将被拍卖。

涉嫌操纵证券市场

蒋九明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亿元

说起蒋九明,其也是曾经闻名资本市场的名人,如今却因卷入证券操纵案而身陷囹圄。2017年11月1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受理了上海市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的黄国海、文细棠、蒋九明、何曙华、MAIRENZHAO操纵证券、期货市场一案。

而据公开资料,上述涉嫌操纵证券、期货市场案的5人中,有3人(文细棠、蒋九明、黄国海)与顺威股份有关联。顺威股份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蒋九明持有的公司股份比例为29%,为第一大股东。事实上,早在2016年4月底,顺威股份当时的控股股东祥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顺威国际,与西部利得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蒋九明分别签署了《民事判决书》,蒋九明当时受让了上述29%股权。

顺威股份在2018年1月的公告中表示,文细棠、蒋九明、黄国海等所涉案件尚在受理中,公司无法确定其涉嫌操纵的证券是否与公司相关。但公司将持续关注该案的进展情况,并督促相关股东配合公司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而就在2018年1月17日,顺威股份得到公司第一大股东蒋九明的确认,其本人未被采取拘留或逮捕的刑事强制措施。

但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同年12月22日,顺威股份公告称,近日公司收到第一大股东蒋九明的联系人发来的《股份转让协议》,蒋九明由于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并羁押。同时经了解,文细棠、蒋九明等涉嫌操纵证券市场一案已由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文细棠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亿元,蒋九明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亿元。

华安证券今年上半年计提减值1.23亿元

虽然股票质押的风险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但部分券商仍在今年上半年的半年报中计提了资产减值。据统计,今年上半年有13家券商计提资产减值25.54亿元,包括光大、天风、山西在内的多家券商资产减值准备已达到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以上。

根据半年报,华安证券今年上半年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共计人民币1.23亿元,减少2019年1-6月净利润人民币9246.05万元。

在华安证券各项资产减值中,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最高,达8938.95万元。实际上,华安证券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计提主要为股票质押业务减值。根据其计提相关会计政策,采用预期信用损失法对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19.61万元。单项计提减值的项目涉及的质押股票为刚泰控股股票。

华安证券表示,该笔业务股票质押式回购合约本金为人民币2.22亿元。在待购回期间,标的证券刚泰控股股价持续下跌并跌破最低履约保障比例(即平仓线)140%,且低于平仓线后未及时补足质押物构成违约。根据公司相关会计政策,该笔股票质押回购属于单项金额重大的金融资产,应当单独进行减值测试,经测算,2019年1-6月计提减值准备。8819.34万元。

(责任编辑:赵金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