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万股东焦灼!百亿市值公司突然跌停 竟因实控人被采取强制措施 年内多位实控人栽在股票上

国内新闻 阅读(1694)
?

K图 002547_0

还有另一个真实的人发生了事故,相关公司的股价也下跌了。

这家公司是春兴精工(.SZ)。实际上,公安机关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而将管制员孙洁霄强制采取措施。截至昨日收盘,春兴精工的总市值仍为98亿元,逼近100亿元大关。最新的三季度报告显示,其股东人数已超过18万。

值得注意的是,孙洁霄因内幕交易而被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处罚。

这一年内,对A股市场的实际控制经常发生。其中,内幕交易和与证券市场有关的其他犯罪已成为重灾区。

另一个例子!实际控制人被强制采取措施,公司股价立即跌至极限。

近几天相对平稳的春星精工,今天中午突然宣布了一个沉重的公告。

公告显示,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孙洁霄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公安机关强制执行。有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春兴精工还表示,孙洁霄自2018年7月起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以上事件均为个人事务,与公司的生产经营没有关系。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

受此消息影响,春兴精工股价下午跳升至涨停,并以收盘价收盘,仍牢牢封住了7.83元的涨停,股价刷新了近6个月的新低。当日成交额为2.44亿元,较上一交易日明显沉重。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孙洁霄是春兴精工的最大单一股东,直接持有春兴精工约4.35亿股。即使按目前的股价计算,其股票市值也将超过30亿元。可以这么说,这样的大老板并不缺钱,但其股票中有大量的抵押品。

在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前一个月,孙洁霄还启动了减持股份的计划。根据中兴精工9月下旬发布的通知,孙洁晓计划在6个月内将中兴精工的股票数量减少至不超过6783.4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00%。春兴精工表示,孙洁霄计划因个人资金需求而减少持股:降低股权质押的比例(当时累计的已质押股份占公司所持股份的92.52%)。

实际上,由于内幕交易,今年3月,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发行了孙洁霄的票。现在,公安机关进一步采取执法措施,可以说是既合理又出乎意料的。

今年3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网站披露了对内幕交易公司春兴精工上市的证券公司的处罚,涉及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孙杰晓,郑海燕,姜洪军和其他两个政党。

当时,中国证监会责令孙洁霄,郑海燕和姜洪义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股份,并处罚款60万元。其中,孙洁霄和郑海燕分别被罚款25万元,蒋洪军被罚款10万元。

此外,中国证监会还发布了对孙杰霄和郑海燕的市场禁令,对孙杰霄采取了十年证券市场禁令,对郑海燕采取了五年证券市场禁令。并宣布,自决定之日起,在禁令期内,两人不得继续从事原机构的证券业务,也不得继续担任原上市公司或非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上市公司,也不得在任何其他机构中。他从事证券业务,或担任其他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众公司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信息,上述内幕交易不仅没有盈利,反而遭受了损失,可以说是“偷鸡不漏米”。

中国证监会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时将详细描述形成内幕交易的过程:

2016年4月16日,孙杰晓的朋友李某明向孙杰潇介绍了CALIENT Technologies,Inc. (以下称为Calient公司)。

2016年6月12日,春兴精工和Calient在上海见面。与会人员包括:孙兴兴,孙兴孝,陈墨辉等。收购的最初意图是在同一天形成的。

2016年6月13日,春兴精工与Calient正式签署了保密协议。

2016年9月2日,春兴精工与Calient签署了初步意向书。

2017年2月18日,春兴精工发布了停牌通知,称该公司计划进行一项重大收购,其中涉及收购通信行业公司的股份。该公司的股票自2017年2月20日起停牌。

2017年2月19日,春兴精工与Calient协商了关于此次收购的谅解备忘录,并于2017年2月21日签署了最终谅解备忘录。

2017年2月25日,春兴精工宣布,公司计划进行一项重大收购,涉及收购通信行业公司Calient的股份,预计将达到股东大会的水准。 2017年3月4日,春兴精工宣布,公司与有关各方积极推动了此次重大收购所涉及的各项业务谈判。经过核实和论证,此事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2017年3月18日,春兴精工宣布,这项重大资产重组的基础资产是通信行业公司Calient 71%的股权。

2017年8月18日,春兴精工发布了《关于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股票复牌的公告》,并终止了这一重大资产重组的计划。该公司的股票将于2017年8月18日恢复交易。

中国证监会认定,春兴精工拟收购Calient的股权属于CS3010第67条第2款第二段所定义的“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和购买该房产的决定”。这构成了1010310的第七名。第二款第十五条第一款提到的内幕消息。内部信息于2016年6月12日形成,并于2017年2月25日发布。

在内部消息发布之前,孙洁霄和郑海燕控制了江某账户组交易“春兴精工”的使用,亏损约324.01万元。

此外,在内部信息发布之前,孙杰霄,郑海燕和姜洪义还通过Brilliant 1007和Brilliant 1006这两种信托产品买卖“春兴精工”,共造成损失约2475.66万元。

记者发现,相关方购买春兴精工的时间主要在2016年6月12日(内幕信息形成日)至2017年2月25日(内幕信息披露日)之间,卖方将其出售。行为主要在内部信息形成之日至2017年底之间。在此期间,春兴精工的股价普遍下跌。内幕消息发布后,停牌几个月后,中兴精工恢复交易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即2017年8月18日)股价跌停。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也存在“自我承认”(意味着当事方承认不利于其自身的事实)。当事人之一郑海燕向中国证监会提出抗辩意见,称尽管用于“春兴精工”交易的资金来自孙杰晓,但孙杰晓既不了解相关资金的使用,也没有参与内幕交易。案件的交易。但是,中国证监会认为,郑海燕的论点中所谓的“自我认可”与事实不符。

一年后,许多A股高管被无意中植入了股票

近年来,实际控制A股上市公司的事件频发。

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以来,已有十几家上市公司卷入事故。

过去几年的实际上市公司数量包括* ST中科章微,ST山水五台角,衍生技术唐骏,大智张长虹,盈盈网王悦,* ST康德中宇,博信罗京,* ST彭起张鹏起,新城控股的王振华,暴风集团的冯欣和于星分享了王立军的股票。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真正的控制人已陷入与其他证券市场领域(例如内幕交易)有关的犯罪。

大辉于2019年4月26日晚表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长虹先生涉嫌违反2016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条例》的规定,未公开披露重要信息。委员会《证券法》([2016] 88号)。犯罪被公安机关拘留,接受调查。

2019年6月13日,盈盈网络表示,公司从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王跃那里收到《证券法》10。王跃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并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该局被正式逮捕。在此之前,该公司曾宣布王越失踪。

2019年7月8日晚上,* ST鹏旗宣布,真正的控制人张鹏涉嫌内幕交易和泄露内幕消息,并被丽水市公安局拘留。

2019年8月11日,裕兴股份有限公司宣布,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前董事长王立军已因涉嫌内幕交易被重庆市公安局逮捕。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网络)

(编辑:DF1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