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当街摔死女童案主犯韩磊一审被判处死刑

国内新闻 阅读(1971)

人民日报,北京,9月25日(记者张宇)今天上午10点,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判定雷寒故意杀人罪和李明窝藏罪犯罪。 法院依法作出了一审判决。 被告雷寒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并被剥夺终身政治权利。他被判处7年零2个月零10天的徒刑,同时剥夺了前一项罪行尚未完成的政治权利。他决定执行死刑,并被剥夺终身政治权利。 因隐瞒罪,被告人李明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有期徒刑三年、两个月零六天、剥夺政治权利七年,并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和剥夺政治权利七年。

经审理,法院发现被告雷寒于2013年7月23日晚与被告李明等人一起吃喝。 晚饭后,雷寒、李明等人一起去卡拉ok酒吧唱歌。 雷寒坐在李明的白色北京现代轿车的乘客座位上。 由于卡拉ok厅没有停车位,徐利明在20: 50转身,停在北京市大兴区九宫镇1号站台附近 当时,李某和他的女儿孙谋(2岁10个月大)坐在婴儿车里,在公交车站等车。

李明把车停在李某面前,她的婴儿车在公共汽车站等着。雷寒以为李某和她的婴儿车挡住了停车路线,于是下了车和李某谈判并发生了争执。之后,雷寒突然打了李某,把他撞倒了。 之后,雷寒绕过婴儿车前部,面对面从婴儿车中抓住孙MouMoumou,将他举过头顶,摔倒在地,导致孙moumou头骨破裂,在无效抢救后死于重型颅脑损伤。 被告李明在目睹雷寒的上述行为后正准备开车离开。雷寒避开路人,钻进了李明的车。 李明开车送雷寒逃离现场 李明接着按照雷寒的指示把雷寒送回他的临时住处附近。

在审判过程中,检方和辩方对受害者孙某被雷寒杀害这一基本事实没有任何实质性争议。 控辩双方最有争议的一点在于被告雷寒在犯罪时是否主观上知道自己摔倒的对象是一个孩子。 根据对现有证据的分析,从整个事件过程、现场客观条件以及事件前后被告雷寒的行为和精神状态来看,虽然雷寒在事件发生前已经喝醉,但他还没有达到醉酒状态。当时,他不可能没有意识到,他用手捂着头摔倒的对象是一个孩子。

根据法庭审判中交叉质证确认的证据,没有证据证明被告雷寒作为一个成年人,在犯罪前后有意识,对事件和纠纷细节有清晰的记忆,在大约2秒钟的关键时间内突然失去了认出孩子的能力。 被告雷寒辩称他不知道汽车是儿童,他的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明显违背了公众的一般经验和常识,也与文件证据中反映的雷寒的精神状态和主观心态不一致。 因此,法院不会接受。

法院认为,被告雷寒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并致人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应依法惩处。被告李明知道雷寒是罪犯,仍然开车帮助他逃跑。他的行为构成了隐瞒罪,应当依法惩处。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被告人雷寒故意杀人,被告人李明隐瞒事实。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指控成立。 至于被告人雷寒的辩护人提出的雷寒因过失致人死亡罪应被定罪判刑的辩护意见,经过调查,所谓过失致人死亡是指行为人过失或过于自信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后果,行为人无意主观杀人。

然而,本案被告雷寒,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对无辜的孩子很生气,因为他不能正确处理与他人的纠纷。他采取极端措施将孙Moumou举过头顶,扔到地上,导致孙mou当场因颅骨骨折而死于重型颅脑损伤。雷寒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导致幼儿死亡,却故意以愤怒和报复的心态杀人,但他是故意的,以极大的行动力和残忍的手段。

雷寒的行为完全符合故意杀人罪的犯罪构成,因此法院不会接受雷寒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 根据雷寒犯下的这一罪行的手段、情节、后果和社会危害性,其犯罪手段极其残忍、主观和恶毒,其人身危险性极其巨大。此外,该罪是累犯,其故意杀人罪极其严重。根据法律,应予以严惩并判处死刑,对这一罪行的刑罚和对以前罪行尚未执行的剥夺政治权利的剩余刑罚应同时惩处。 被告人李明在假释考验期内犯罪,应当取消假释,将对前一次未完成犯罪的处罚与对本次犯罪的处罚相结合。

鉴于被告李明在犯罪后主动自首并能够如实供认犯罪事实,构成了自首,而且雷寒和李明都在法庭上作证说雷寒让李明上车后让雷寒下车,李明可以从轻处罚。 法院接受了被告人李明辩护人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 然而,法院还强调,李明与雷寒一起驾车逃离犯罪现场比事后为罪犯提供金钱或庇护的一般窝藏行为更为严重,因此也应在量刑中得到反映。

法院根据事实、性质、情节以及对雷寒社会的危害和李明的罪行作出一审判决。 被告雷寒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并被剥夺终身政治权利。他被判处7年零2个月零10天的徒刑,同时剥夺了前一项罪行尚未完成的政治权利。他决定执行死刑,并被剥夺终身政治权利。 因隐瞒罪,被告人李明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有期徒刑三年、两个月零六天、剥夺政治权利七年,并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和剥夺政治权利七年。

记者在法庭上得知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孙先生撤回了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