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音乐的“中场战事”:情怀终究敌不过版权,新秩序重塑

国内新闻 阅读(680)

众所周知,网易云音乐最近日子不好过。

在成立的四年里,年轻的网易云音乐凭借情感营销勾勒出的艺术音调赢得了许多粉丝。然而,在8月份,也是在许多粉丝的困惑中,这款擅长用户体验的产品不得不面对版权不足的体验。

简单的复制。早在7月,人们就发现网易云乐有大量韩国歌曲变成灰色。后来,人们发现香港和台湾歌手的许多歌曲也变成了灰色。8月11日,网易云音乐因侵犯吴亦凡付费数字专辑《6》被起诉。仅仅九天后,媒体在深圳法院的在线诉讼服务平台上再次发现,网易云乐被腾讯起诉侵权,涉及许多唱片公司,如林Xi哲工作室和华谊兄弟。侵权艺术家包括苏打绿、谢娜、尚文杰和音乐综艺节目《明日之子》等。多达九起侵权案件。为什么

网易云乐没有与腾讯达成协议?从局外人的角度来看,我们不知道,但我们可以肯定,自8月份以来的霉运再次将这一产品的短板抛向公众视线。

版权是王

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怀疑版权可能是在线音乐平台最大甚至唯一的障碍。它也是平台赖以生存的基石。由此衍生的其他商业模式也必须涉及版权。

自2015年发布“最严格版权令”以来,在线音乐平台上的版权竞争从未停止。业内大多数人也认同版权是网络音乐市场长期以来呼唤的新秩序,能够使市场健康发展。

然而,由于姗姗来迟,版权一直是网易云音乐的一大伤害。在去年7月QQ Music宣布与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合并后,这种对自己短板的检查尤为明显。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成立让发展迅速的网易云音乐意识到版权可能是制约其持续快速发展的最大瓶颈。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去年网易云音乐(NetEase Cloud Music)宣布首次使用外部融资,“走上产业链购买版权,特别是独家版权,形成一定的进攻态势,建立护城河优势”成为最重要的一个。

但是不管你喜不喜欢,赢家通吃和增加回报的雪球效应也适用于音乐版权市场。现在所有的数据分析报告都得出了相同的结论:腾讯已经在音乐版权方面占据了主导地位。随着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环球、索尼和华纳的版权收购,腾讯内容库已经收录了1700多万首音乐版权,其中大部分是与唱片公司签订的独家代理版权,发行权和推广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也是在这个动荡的八月,酷狗音乐公司推出的“吉多”系列“残酷”广告牌营销被外界视为版权的有力宣言。

嗯,为了使市场健康发展,这是一个版权为王的时代。

拓展音乐库:网易云音乐的当务之急

当然,网易云音乐在巧妙的营销方法方面更熟悉这种方式。

网易云音乐今年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营销浪潮:在地铁上推出“音乐评论列车”,将5000篇音乐评论传遍街头;创造一个“特殊的音乐平面”;我在4亿瓶农夫山泉上印了30篇音乐评论.

更重要的是,当33,354名忠实粉丝的心被社交活动淹没时,我喜欢看歌曲评论。

然而,有些人鼓掌,有些人质疑上述措施,这些措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与“巩固品牌调性”相比,拓展音乐库是网易云音乐目前应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你为什么这么说?

你知道,当一些人谈论在线音乐平台时,他们通常有不同的观点:“用户体验”甚至“感觉”比版权更重要。然而,在更多人眼里,这可能是一种幻觉。事实可能是版权应该凌驾于品牌甚至产品本身之上。

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波曾经说过:“没有感情的音乐什么都不是。如果你制作一个音乐产品,把感情放在一边,那么这个

在衡量音乐产品的四维版权库、用户体验、用户界面设计和品牌调性时,版权无疑占据了价值链的顶端。一旦库倒下,除非它是忠实的粉丝,否则用户层将首先崩溃。这并不难理解,就像你去超市购物,当你问售货员你有什么要找的,对方微笑着摇摇头,几次之后,你肯定不会回来了。

在接受音乐财经采访时,丁波说:“现在教资会的产品不可避免地会有类似的问题。然后,我们将及时删除用户上传的侵权歌曲,同时,我们将加快我们的审查,并可能阻止文工。因为单靠技术封锁可能无法完全解决问题,我们还将投入更多的人力来检查权力,这是我们目前解决侵权问题的方式。至于我们是需要承担责任、赔偿责任还是法律责任,我们也没有关系。无论有没有这样一个问题足以达到所谓的侵权或违法的程度,我仍然希望把它提交法院判决。我们希望此事不会影响双方的版权合作,因为我们最基本的原则是不伤害中国的用户、消费者或这么多音乐爱好者。”

不幸的是,从目前的舆论来看,音乐确实伤害了一些用户的体验。即使对他的粉丝来说,当他找不到自己喜欢的音乐时,他也必然会在其他平台上听,这也将影响网易云音乐本身的用户粘性。新秩序的重塑对网易云音乐不是很有利。

在线音乐平台用户的总体增长率趋于放缓。QuestMobile的《移动互联网2017年Q2夏季报告》显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国内手机音乐用户数量已经达到6.29亿,用户数量也已经稳定下来。与年初10%左右的同比增长率相比,6月份的同比增长率仅为3.3%。在这种背景下,面对股市,用户的竞争必然会加剧。

更重要的是,从腾讯自己的角度来看,腾讯最初授权其他平台拥有版权,以增加收入和分担成本。但现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寻求上市(据报道估值高达100亿美元)和1500万付费会员用户(预计在三年内达到2500万),转售版权似乎并不是在QQ Music已经盈利的双重背景下的首选策略。相反,我们应该通过版权扩大付费用户的规模,并在此基础上完善更成熟的商业模式。

这对其他平台不好。

对于今天的困境,网易云音乐有着清晰的理解。丁波在接受音乐金融采访时说:“目前的情况在我们的预期之内。因为经过一定的发展阶段,必然会有一些瓶颈。事实上,我们已经为此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这个瓶颈可能来自版权、架构,或者因为发展太快,我们的人员建设跟不上,包括产品本身的开发速度、功能的更新和迭代,或者也可能是我们的瓶颈。我们不怕这个困难,因为我们实际上已经想到了。”

但在我看来,如果版权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网易云音乐的未来将被乌云笼罩。

当然,我相信,无论如何,单一平台的瓶颈不会影响行业的整体健康发展。中投咨询公司(CIC consultants)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音乐产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3300亿元,未来五年复合年增长率约为5.25%,2021年音乐产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4050亿元。

我还相信,当视频和其他媒体形式的法律程序基本完成时,网络音乐最终将真正迎来新秩序的重塑。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