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管服”改革,力度再大些

社会新闻 阅读(1728)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建议进一步推进关键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如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放松管制和管理相结合、优化服务、财税和国有企业。 代表们认为,进一步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消除烦恼和压迫的弊端,执行公平的政策,打开方便之门,极大地释放了市场的活力和社会的创造力。深化“放松管制”改革,增强市场活力,推动发展,共同推进改革。

消除烦恼和压迫的弊端“激励市场”简化管理和下放权力是年度政府工作报告的重点 近年来,国务院分三批取消了269个行政审批项目,充分体现了政府精简行政、下放权力、改变管理方式的决心。

作为国家改革开放的领导者,上海去年取消了384项行政审批和142项评估。 NPC副市长应永表示,今年他将继续取消和调整一系列审批和“脱钩”问题,努力实现更具可复制性和可复制性的制度创新成果,进一步展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试点的作用。

通过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市场活力不断积累,企业负担不断减轻,效益逐步增加,经济社会快速发展 “去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6.7%,为全球经济增长贡献了30%以上,大大增强了我们的信心 全国人大代表、海南洋浦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张磊认为,保持中高经济增长与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降低税费密切相关。

全国人大代表、九三学社青海省委员会副主席邓晓辉表示,在优化市场环境、精简行政、下放权力、降低成本方面,去年青海省企业各项成本降低近60亿元,企业发展环境不断优化。

“只有实施一系列切实而艰难的举措,加大行政精简和权力下放的力度,大幅度降低税费,才能使‘小企业增殖,大企业挺立’ ”张磊代表说

与东部沿海省份相比,西部地区在权力下放方面仍有很大改善空 在发展过程中,非公有制经济也不时遇到“玻璃门”、“弹簧门”和“旋转门”,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发展积极性。 对于广大的西部地区,首先,地方政府,特别是决策者,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树立市场经济思想,推广成功经验,落实中央政府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的决策安排,增强市场主体在生产经营活动中的自主权。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工商联合会副主席谢强说

简化和权力下放不是“不管”或“少控制”,而是科学有效的“控制”。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微创医疗中心主任张赵华认为,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要科学合法地进行,要把握好深化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与激发市场活力的关系。 例如,对于食品药品审批事项,确实有必要严格检查事先审批。我们应该控制它们,而不是盲目追求减少项目数量和随意委派它们。

此外,随着权力的下放,事后的监督应该更加严格。 关于如何加强事后监管,张赵华委员建议推进智能监管,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监管手段实现信息资源的开放共享,建立第三方事后评估体系。 根据行政审批的运行情况,监督和方便企业,激发市场活力,提高工作效率等情况进行评估,并及时调整和优化 “促进发展的公平政策”去年,《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草案(试点版)》宣布天津、上海、福建和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所在的省级行政区率先进行了负面市场准入名单制度的试点改革。 在此基础上,中国将从2018年开始正式实施统一的全国市场准入否定列表制度。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银行副行长许罗德表示,过去三年来,上海自贸区通过建立负面清单管理机制,为投资提供了便利。 “我们应该以负面清单管理为出发点,推动金融服务业进一步向民营和外资机构开放。 施罗德代表说:“我们应该尽快扩大人民币产品的市场宽度和深度,形成以全球现金管理为核心的综合服务,覆盖供应链金融、贸易金融、跨境服务和金融管理,进一步增强我们对全球金融的服务能力。

代表们和成员们普遍认为,实行消极市场准入名单制度是市场在资源分配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重要基础。 给予市场参与者更多的主动性,允许他们依法公平竞争,将有效地促进发展。

“积极发展和扩大各种市场主体,大力优化发展环境,是实施公平政策的重要措施。” 邓晓辉代表建议,应放开市场准入,支持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重组和整合,应平等享受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所有税收减免政策,应加强对民营企业家财产权和创新收入的保护,应有效刺激非公有制经济的活力和创造力。

“一方面,政府应该在市场准入方面保护私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必须加强监督和服务,帮助企业解决发展中遇到的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水资源控股集团前董事长魏朱勇表示,为了确保中央政府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的计划得到真正实施,有必要加强对实施情况的检查。

打开方便之门

凝聚改革力量

提高权力的简化和释放程度,为人们办事“打开方便之门”;全国人大代表、海南省万宁市兴隆旅游经济区侨务外联办公室干部余永华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听到这句话时说。

作为一名基层干部,余永华代表深深感受到了行政审批的痛苦。 “几年前,政府批准了一个企业项目。报告必须盖上几十个公章。有些项目几年内无法完成。 余永华代表说:“现在,在我们的旅游经济区,绿色审批渠道正在开放,帮助企业在短时间内解决项目审批等问题。注册也比过去快得多。越来越多的企业来投资,我们当地的经济发展越来越好!精简管理和下放权力的有效性取决于我们的客户是否真的有收益感。企业和群众的评价是最权威的。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岳阳市委书记胡忠雄表示,市场应该被赋予权利。我们应该放手,放手。我们应该控制和管理政府应该管理的事务。我们要切实精简行政,下放权力,管理与行政相结合,推进公共创业,全民创新,同心同德,共同发展。

”近年来,权力的简化和分散程度越来越大,给了许多投资者真正的收益感。 国合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NPC副总经理陈乃克深受感动。浙江已经从“四张干净的床单和一张网”变成了“最多跑一次”。现在政府部门办事越来越方便了。

“至多运行一次”改革对提高政府效率具有重要意义。它可以迫使各级政府部门削减权力、下放权力和管理权力,形成涵盖行政许可、行政处罚、行政征收、行政裁决和行政服务等领域的“一次性”机制。

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宗后卿认为,“一次最多”改革为各地区的实施和实施路径提供了具体的、可借鉴的蓝图。 宗后卿代表在会上提出的建议之一是《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浙江省“最多跑一次”改革的建议》。

柴李能,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宁波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认为“政府的‘放松管制’改革是一个整体系统。无论是社会治理还是经济治理,都需要一套完善、规范、健全的监管体系。” 因此,行政审批权力下放后,政府职能应转向监督和服务 我们要把监督与服务结合起来,在服务中监督,在监督中加强服务,确保“实施管理服务”改革取得实效。" (欧阳梦云何伟、吴炳泽何川何慧敏、吴佳佳赵树兰,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